一座不输大碶桥的小桥,原来也饱含了陈氏族人造福乡里的故事

DEEPIN宁波,让我们今天继续在地铁1号线大碶站旁的周隘陈溜达。昨天我们讲了这周隘陈陈家的故事,既然说到了这里,那如今周隘陈村中,与这陈氏家族息息相关的两个地方,就不得不拿出来单独聊一聊了,没错,他们就是镇定桥,和桥北首的北仑实验小学。今天就先随我一起探索一下这镇定桥的故事吧,小学我们让他明天登场。

镇定桥在如今的大碶,也算得上是一座老桥了,虽说比不得大碶桥的资历,不过也是相当值得一提。他初建于明嘉靖年间,历经明清民国三朝,直到1920年,因年久失修再加上桥面狭窄,已经不能满足人们的出行需求,于是在周隘陈村陈氏族人陈瑞厚、陈瑞海两兄弟的支持下翻新重建。瑞厚、瑞海兄弟早年在上海英国人开办的铁厂任账房和管事,因为人朴实厚道、办事认真负责,深得单位领导赏识。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英国老板匆忙回国,便将铁厂赠送给了陈氏兄弟。在兄弟俩的精心经营下,铁厂的生意变得越来越好。和大多数在上海发展的宁波帮商人一样,挣了钱的兄弟俩脑海中首先想到的便是“如何为家乡做点什么”,当时正值村里的陈氏宗祠搬迁,祠堂旧址折了现银700余元,族人陈祖烈谋划着在那儿建个学堂,供村里的孩子读书,于是,加上瑞厚瑞海两兄弟,几人一拍即合,创办了思本学堂,也就是现在北仑实验小学的前身(之一)了。

办起了学校后,兄弟二人又发现学堂前的镇定桥已经年久失修,桥面狭窄且存在安全隐患,便决定将这桥也一并重建了。据说当时陈氏兄弟为了保证桥的安全坚固,专人派人从鄞江桥定购了高品质的小溪石,用船运到宝幢,再由人工脚夫抬过育王岭,至璎珞河头继续装船,这才运到了大碶,可谓是为了质量,不惜工本。1920年,九月初九重阳节,新的镇定桥正式落成通行。重修后的新桥,石栏厚实,桥的两边各设七层石阶。桥头边更是开起了小店,摆起糖果吃食摊,成为当地乡民们休闲娱乐的好地方。值得一提的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因为镇定桥西面多是坟墓荒滩,大碶小学的操场又能容纳万人开会,故人民政府都会在学校操场内召开针对旧社会,大碶地区罪大恶极的土豪劣绅、恶霸地主、反革命分子等的公判大会,宣读的判决书常以“绑赴镇定桥枪决”为结束语。也正是因此,镇定桥在当时也成为了惩恶扬善之地的代名词。

随着时代的发展,仍然坚固的镇定桥显然已不适合车辆通行,于是在2008年,又将老桥改建成了平坦的水泥桥,还特意把刻有“镇定桥”字样的石桥栏放置在桥旁,留作永久的纪念。好了,镇定桥的故事就聊到这里了,明天咱们就来聊聊桥头这北仑实验小学的前世今生吧。DEEPIN宁波,跟我一起逛宁波,感受宁波底蕴。

版权声明:
作者:陈小龙
链接:https://www.ymc9.cn/article/2022060809985.html
来源:义门陈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