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陈家祠堂,一段文化史,一个与高淳祠堂巷有关的故事

#高淳#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几乎所有高淳人都知道,老街西头有条祠堂巷。看到祠堂巷这个名字,相信你也大约猜到这条巷子与附近的祠堂有关了吧!其实紧邻这条巷子的曾是全区知名的陈家祠堂。

建于明代末年的陈家祠堂位列高淳四大宗祠之一,占地面积六千多平方米,房屋结构为五楹三进,其规模相当可观。当你跨进大门,穿过狭长的门厅,宽敞而有气势的大厅便出现在眼前。抬头可见一块块匾额挂满大梁,匾额上“名登探花”“进士及第”“孝义忠烈”等字样,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向世人展示着陈氏家族高尚的道德品质与文化修养。

高淳老街

 

从大厅后门出去,便进入了露天广场,干净整洁的广场的地面由石板铺就,两旁的花坛里草木茂盛,鲜花盛开,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再往后走,就来到了凹字造型的戏楼前,中间是演出的舞台,两侧厢房是演员的化妆间。戏楼旁的回字形天井里有两棵柏树,其中一棵早已枯萎,另一棵被刮倒后靠木棍支撑,却依旧枝繁叶茂顽强存活了数百年。直到后来因为特殊的历史原因被毁,后来其原址上建起了高淳第一家电影院。

从戏楼后面的台阶拾级而上,就进入了享堂。正对大门的墙壁上,供奉着陈氏祖先牌位的木龛整齐排列,供桌上供品,蜡烛,香火一应俱全,衬托出庄重严肃的氛围。最珍贵的当属享堂的厅堂里那一根根粗大的立柱,需得两三人手牵手才可以环抱得过来。

匾额

 

关于这当作堂柱的珍贵木料的事,还得从明代时高淳陈家的一位朝廷高官~陈万善说起。

据资料记载,这陈万善于明代万历年间考中进士,官至兵部郎中,职责是督造兵器,一度被称为“国师”。而陈万善的儿时好友徐固城(徐一范)则任山西道御史,在地方上颇有威望。

他二人关系一直挺好。直到有一年,陈万善回乡看望亲人,途中看见徐固城在高淳县城拦街建起三座高大奢华的牌坊为自己歌功颂德,随即醋意大发。陈万善暗自想:“说起我陈国师,不论官职也好功绩也罢,决不比你徐固城少。你在家乡如此显摆,难道是想故意气我吗!”

陈万善

 

陈万善越想越不甘心,渐渐和好友徐固城产生了嫌隙。探亲结束返回京城后,陈万善遂利用职务之便,暗地里把造宫殿剩余的高端木料运回家乡高淳,在学山孔庙旁破土动工,欲建陈家祠堂光耀门楣。

听说这事的徐固城也产生了嫉妒心理,便去皇帝面前告御状,说是陈万善在家乡高淳建的陈家祠堂建筑非常高大,规模超过孔庙,简直是侮辱至圣孔子,当判定为欺圣的罪名。消息传到陈万善耳朵里,他先是一怔,毕竟在古代欺圣可是重罪,至少是革职,搞不好还会掉脑袋。这该如何是好?

牌坊

 

心急如焚的陈万善突然脑子里闪现出一个好主意。他立刻喊来亲信的仆人,悄悄安排其快马加鞭连夜回高淳老家送信,让他转告家人立刻拆了祠堂木质框架,砍掉一节柱子,然后搬到西头街上重建。安排好这件事,依旧怒气未消的陈万善拿起笔就写奏章,反告徐固城拦街建牌坊,说是文武百官甚至皇上圣旨,都要从徐家的牌坊下经过,此行为是明目张胆的欺君。

陈家祠堂旧址上改建的高淳影剧院

 

皇上拿到二人互相告状的奏章,一时也是无法下结论。随即便派人前往高淳调查。结果是陈万善的陈家祠堂并不在孔庙旁,而是在西头街上,且没超出规模。反倒是徐固城拦街建牌坊的事情是事实。皇上看了调查结果,判陈万善无罪,而徐固城欺君罔上再加污蔑陷害,其罪当诛。但念在其以往功绩的份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最终,徐固城被发配到大同充军,被贬谪以后不久,他便在一次兵变中丧生。从此以后,陈徐两家结下了深仇大恨。高淳甚至还有过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即“陈徐不搭亲”。

高淳

 

陈徐两家的是非恩怨都已成往事,可惜的是,陈家祠堂作为高淳历史文化的载体,如今也只能在历史资料中,在老人们的描述中,在祠堂巷这个地名中,靠你我的想象来追忆。悄悄告诉你,其实小编的母亲也姓陈,并且小时候家住西头街上。因此,每当提起祠堂巷,回忆起陈家祠堂,母亲心中总有一些复杂的情愫,有亲切,有不舍,更有惋惜。我想,祠堂巷的故事,陈家祠堂的文化历史定会成为高淳人心目中永远的记忆!

如果你也对高淳传统民俗文化感兴趣,欢迎常来作客呦!

 

义门陈氏首部电影《龙潜八方》开拍

版权声明:
作者:陈小龙
链接:https://www.ymc9.cn/article/2022052409855.html
来源:义门陈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