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乡下故事:陈家嫂子的秘密“一条漏网之鱼”

“嫂子,估计今天晚上大队还有人去你家动员你结扎的事儿,你和大哥要有思想准备哟”。

女知青妇女主任兰兰在晌午见到了陈家嫂子趁没人偷偷的给嫂子递了个动静。

“爱谁来谁来,我就是不去,看他们能把我怎么的”?

陈家嫂子边说边往家里走。

果然天傍黑,广播喊兰兰去大队。兰兰不用想就知道还去那几家动员不肯去做绝育的妇女家,已经去了多次了。

兰兰打心里不愿去!一个姑娘家家的小青年,成天和这些婆婆妈妈在一起絮絮叨叨说那些不好意思的事,还真是有些害羞。

但是也没办法呀,谁让自己是大队妇女主任了,就是去了不说话,陪绑也得跟着啊!

七月里大热的天,这些日子可把全大队的大小干部忙坏了,公社下了死命令,适龄妇女绝育是当前的头等大事。

这不是嘛,公社还专门在县里请了一位妇科结扎的专家大夫,专门为全社1500多名适龄妇女做结扎手术的。

这些天公社已经开了几次大小队干部会,要求放下手头的一切工作,集中精力打歼灭战。

眼下公社的所有办公房间,仓库、医院全部腾出来了,搭上了临时板床大炕,接待各大队的适龄结扎妇女。

为了不漏网每一位适龄妇女,还专门在通往外面的交通要道设了卡,防止有漏网潜逃的妇女。

还别说有的大队夜里还真堵回了好几个妇女,直接拉到公社医院做了绝育手术。

眼下,兰兰所在大队这个重要的妇女结扎任务已经基本完成差不多了,只剩下几个难肯的老大难了。

这不,陈家嫂子就是其中的一个老顽固呦!

这些天堡子里真是孩子哭老婆叫的人人像惊弓之鸟,家家男人女人都已经吵开了锅……

其实兰兰心里还是挺同情陈家嫂子的。

下乡两年来,他和陈嫂是一个小队,陈哥是小队会计,平时寡言少语的,陈嫂这人实在,人也好,平时大大咧咧,爱说爱笑!对知青们也是好着呢!

在春播大忙季节队里知青没有粮没有菜吃,每天是盐巴泡大碴子又累又不好吃,个个累的头昏眼花哭唧挠痒的,陈嫂总是怜悯青年,今天给这个青年儿带个大饼子,明天又给那个带一点什么吃的。

尤其对兰兰就更不用说了,两个人好得象一个人似的。

陈嫂家没有男孩这些年接连生了4个丫头,封闭的农村嘛尽管困难,也还想要一个男孩儿续香火,因而陈家哥嫂一直都没断了再要一个孩子的念头,这次看来陈嫂是躲不过这个坎了。

吃过晚饭,兰兰急三火四的到了大队一看,几个主要领导和小队干部都到齐了,队干部们抽着老旱烟,弄得屋里乌烟瘴气的,老旱烟味充斥着破旧不堪的大队老屋子。

老书记一看人到齐了就发话说:“咱们大队这几天搞的不错,大家累的够呛,再坚持几天把这几家啃下来,咱们就可以歇气儿了,二队的陈会计家,一队儿的崔老师家……咱们先去陈家。

说着几个人起身就往外走,兰兰这个妇女主任就像是个跟屁虫一样颠颠的在老少爷们后面跟着,因这样的事她还真不想靠前。

陈家嫂子家离大队很近,过了土马路三两分钟就到了,陈嫂家是老旧的两间草苫的破土房,全家人正在吃晚饭。

四个挨间的女孩在炕上围着一个破旧炕桌。桌子上放了一小铝盆简单的东北粉条炖菜,一把小葱,一碟咸菜和大酱。

陈哥坐在桌子炕沿的一边,陈嫂坐在另一边。

本来不大的小屋来了这么7、8个人挤得满满的,窒息的透不过气来。

“久祥,考虑的怎么样了?想好了没有?”老书记抽着烟在问。

陈哥耷拉着个脸不吱声,屋里的空气顿时凝结了,只听几个孩子吃饭的巴唧声,任凭几个干部七嘴巴舌说什么就是不见陈哥作声,陈嫂这时看着大伙,憋了憋气说:“你们先去别人家吧,我们还没有考虑好,我这几天心脏也不舒服,过几天想好了给你们回信儿。”

几个干部一看下了逐客令,几双眼睛都瞅着老书记。

“好,好!再给你们两天时间考虑,计划生育是国策嘛,不做是逃不掉的,过两天听你们两口子回话,”老书记无可奈何的说。

“走!咱们先去崔家吧,”说着一帮人乌泱乌泱的出了陈嫂家。

没过两天这帮干部又去了陈嫂家,因公社逼得紧,他们也没有办法,还是被陈嫂几句话怼了回去!这块骨头真的很难啃啊!

十几天一晃很快就过去了,队里干部们心里急呀!兰兰每天都能看到嫂子,但是背地里兰兰可不去催嫂子,因为她们姐妹的关系这么好,她还能说啥呢?

7、8月的天气太阳火辣辣的,一天过了晌午,队里又召集有关人员开紧急会,研究陈嫂家的事儿,说这次陈嫂家通不通也得去做绝育手术,这是公社给的最后期限,不能她一个人扯了全大队的后腿。

队干部们又一次浩浩荡荡的开到了陈嫂家,还没开口陈嫂就说话了,“你们大队干部也不用三天两头来了,我同意明天就去结扎,明早你们备车吧”!

老书记一听愣了一会,连忙说:“好,好!这就对了嘛,说准了,明天兰兰你陪着她去好了”,老书记抬头对兰兰吩咐着。

“好,明天我送陈嫂去”!因为这个活本来就是妇女主任的本职工作,这些天全大队30余名妇女都是兰兰用大队拖拉机一个一个送去的。

晚上兰兰没事到陈嫂家去溜达。

“陈嫂,你怎么最后也想通的了呢?兰兰调皮的问”?

陈嫂笑着说:“死丫头,想不通又能怎么样,你们逼的太紧啊”!

兰兰连忙说“咱可没逼你,你自己扛不住了啊”!

第2天一大早,大队生怕陈嫂反悔,早早的就派了拖拉机突突突地开到了陈嫂家门前,兰兰和陈嫂先后爬上了拖拉机后箱。

十七八里地的山路很快就到了公社。

呵!公社这些天就像赶大集熙熙攘攘,人山人海的。

医院进进出出的人很多,这个抬出来那个送进去。

陈嫂在下午很快的做了结扎手术,这些天兰兰一直精心照顾陈嫂和大队的妇女们。一会儿送水果,一会儿给打饭,忙得不亦乐乎。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就到了年根儿底。

队里妇女们嘴里突然传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说“陈嫂有了,而且六七个月了,”兰兰心里想,不会吧,陈嫂已经做结扎了,怎么还会怀孕呢?但队里的妇女们叽叽喳喳的,都说是真的。

“你没看到都显怀了吗?这两个月谁看她来队里干活了”?

还真是的,陈嫂是队里最能干的妇女,这一气还真没来干活啊!兰兰自个胡思乱想,既然都结扎了还能怀孕?怪事儿啊?兰兰懵懂的不知所以然。

冬天黑的早,晚上知青们都在青年点里玩闹不爱出门,因为东北的山里很冷。

那天晚上兰兰踩着厚厚的积雪去陈嫂家,想解开心中的疑惑。

咚咚!兰兰敲着大门,“谁呀!”“是我”!

陈哥披着个破棉袄给兰兰开了门,笑呵呵的问:“兰兰吃过了饭了吗”?“吃过了,过来玩玩”。

陈嫂笑呵呵地一把抓住兰兰往炕上拽,“炕上热乎”!说着顺手又去灶台上抓了一把烘熟了的花生给兰兰吃。

兰兰看看陈哥,又打量了一下陈嫂的肚子,仿佛是有点大,和平时不一样,但有陈哥在,兰兰哪好意思问啊,陈嫂看出了兰兰的意图只是抿嘴笑也没有说什么。

冬去春来,转眼间到了三月,大地回暖。

陈嫂果然如愿奇迹般地生了一个大胖小子,陈哥乐的屁颠儿屁颠儿的,孩子起名叫陈延龙,寓意就是陈家终于有了延续香火的一条龙。

就是那年秋天知青们全部回城了。

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兰兰回城后已经退休好多年了。成家之后,她终于弄懂了陈家嫂子结扎后又怀孕的“秘密”。

原来当初陈家嫂子迟迟推后日子不去做结扎,在结扎前的那几天惊险日子里,看来陈嫂陈哥积极努力死马当活马,终于怀上了孩子。

即使结扎手术了,孩子也在先前就怀上了。

2019年春天。

42年后,兰兰有幸和知青们一同来到了当初下乡的小山村。

眼下的小山村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的年轻人已经基本上变成了老人。兰兰想念陈嫂,到了堡子急忙就去找陈嫂家,当地社员说陈嫂家老房子早就没了,早就不在这住了,在西沟里面新盖了大房子。

顺着铺好的小路兰兰往沟里走,远远的就看到一位八十岁老人。

兰兰一眼就认出来,大喊一声“陈嫂”!

看到了几十年没见的陈嫂兰兰激动不已,满眼泪花。

陈嫂拉着兰兰的手高兴地紧紧不放,嘴里胡乱嘟囔着“这些年了,为什么不来看我”!

陈嫂真的老了已经是80多岁的人了,但身子板儿还是挺硬朗的,围了个头巾,套着格子围裙,脸被晒得黝黑黝黑的,一双老手皱巴巴的。

陈嫂激动的语无伦次的说:“想你了!想你了!真的看到你了”!

“现在生活的好吗”?兰兰问。

“不像你在那会儿了!现在生活可好了”!

“嫂子,陈哥呢”?陈嫂唠唠叨叨的说:“你陈哥早就没了,几个姑娘们都结婚了,外孙外孙女都挺大了,我现在和儿子在一起住,儿子孝顺的很,什么活都不用我干,可是我闲不住啊,随便干点啥,活动活动身子”……

“陈嫂,你家盖的这个大别墅太好了,看来是村里顶一顶二的大房子啊!兰兰看着房子问陈嫂。

陈嫂美滋滋地连忙说这都是儿子张罗盖的,媳妇也娶上了,孙子也有了,说着说着只见院外一个1米78左右身材魁梧的40多岁的中年男子走进来,“延龙,延龙!这是原来下乡到这来的你姑姑”,中年男人大方地喊“兰兰姑姑”!

兰兰顿时惊到了!

难道这就是当年结扎手术虎口下抢下来的孩子吗?

兰兰终于见到了陈嫂在风风雨雨中生出来的孩子已经人到中年了,陈嫂真幸运!

看来陈嫂多亏有了这个抢来的儿子,才有了现在的幸福晚年,真是有老所依了!

陈嫂当初神奇艰难孕育生子,难道不觉得一条小生命是有多么宝贝可贵吗?

小树经过辛勤培育是一定会长成参天大树的。

版权声明:
作者:陈小龙
链接:https://www.ymc9.cn/article/2022052409846.html
来源:义门陈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